郁郁

【Neymar】此去

又是逆转。

只是换了立场,也换了人间。

“此去经年,应是良辰好景虚设。”

昨天同桌回了我的qq,讨论了一下暑假古诗的背诵情况(其实就是补作业啦,说的这么冠冕堂皇)。

突然他就问了我一句“明天有空吗”。

我没收住前面话题的尾,发给了他我敲了半天的问题。反应过来赶忙补上一句没事,问他干嘛。

他简洁地回了我的问题(就没见他哪句是不简洁的),却没说明天啥事儿。

过了一会儿,我已经在忙着背诗了,他又问我有没有课本。

我说没有啊,又没发。

接着我怕他没看见,又重申了一遍我明天很闲,你有啥说啥。

十多分钟的沉默。

番茄钟到了休息时间,我点开qq,没忍住又问了他一遍,莫不是班里搞的拓展活动?他专门问过我去不去参加啊。想着我问之前又顺便就课本这事儿做了个展开。

他什么也没说。

今天我给他打了个电话。他到晚上才给我打回来。

没怎么经大脑地问他昨天到底什么事,我都问三遍了还没理我。

“呃…反正今天都已经过去了。”

今天七夕。

唉不对,毕竟都零点半了,七夕是过了不是。